側寫/一位前誠品書蠹 偶遇的高壯大叔「吳清友」

0
t




 

側寫/一位前誠品書蠹 偶遇的高壯大叔「吳清友」

▲我眼中的吳清友先生,並無任何名人光環,純粹是一位隨處可見的和藹大叔。(圖/CFP)

文/Y.K.C

誠品書店創辦人吳清友先生過世了,我相信各大媒體必然會針對他的生平、經歷大書特書;甚至出現「我眼中的吳清友先生」這類花團錦簇的各式文章。

我無意跟風、沽名釣譽。

之所以想要在離開誠品之後的兩年有餘,

是的,就是那段吳清友先生還在的那個片段。

我曾在退伍後,短暫在誠品書局信義店擔任過一年的圖書管理專員;美其名為專員,實際上就是負責書區各項事宜的店員;更甚者,我將之自嘲為啃食各項書籍頁面的書蠹。

所學使然,遊走在文學區的我,即便薪資不高,事務繁忙,體重驟降,還得扛上負責書區的單月業績,但我仍興味盎然地,在各式平台上堆疊自認可推薦給讀者翻閱的書籍。

當然,排除那萬惡的《大江大海》跟《不二》。

側寫/一位前誠品書蠹 偶遇的高壯大叔「吳清友」

▲誠品信義店一景(圖/記者游鎧丞攝)

相較於鎂光燈下光鮮亮麗的亮麗西裝,更多時候,

身邊少了人群簇擁,他只是默默地站在角落的平台翻閱該月特展的書籍,隨後帶了一兩本書,泰然自若地跟隨著收銀台結帳的人龍排隊,拿出的也是跟一般消費者並無二異的棕色會員卡。

某次,我在整理平台、上書的時候,吳先生靠了過來,想要詢問一本誠品經典共讀計畫的選書,店內是否還有庫存;他想要找有特殊精裝封面的版本,送給認識的朋友。

側寫/一位前誠品書蠹 偶遇的高壯大叔「吳清友」

▲誠品信義店已然成為台北信義區的熱門觀光景點之一。(圖/記者游鎧丞攝)

在誠品書店幹過店員的人都知道,有些書就是在客人找的時候,頑劣地慣於藏身在某個角落,肆意要跟你玩場捉迷藏。

懷抱著些許罪惡感(我說真的,每次沒幫客人找到書,我都有種幹壞事的罪惡感),我不經意在庫存的角鋼上發現一疊待上架的「目標」。

我趕緊連忙自三樓庫存跑下二樓收銀台前,搶在吳先生結帳之前,把他想買的那本書交給他。

當然,在我轉身離去之時,我還是不知道那位白髮蒼蒼的高壯大叔,就是誠品書店的董事長:吳清友先生。

側寫/一位前誠品書蠹 偶遇的高壯大叔「吳清友」

▲每一間誠品都可見當中貫穿的品牌核心。(圖/記者游鎧丞攝)

端看每一間座落在台灣角落的誠品,總有些為之貫通的共同之處,吳先生其頑固的個性便可見一般;爾後,我之所以離開誠品的原因,其實可以說上個千百種理由:薪水低、業績考量、過度商業化、工作時間不固定……等。

雖然該品牌日益升起的銅臭味,讓我先行選擇早退,

每一次方程式的溫度及人情味,都是我身為書蠹過程當中,印象最為深刻的片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