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動兒教不來? 英實驗小學新法見效

0
t




 

過動兒教不來? 英實驗小學新法見效

圖文/鏡週刊

心智發展出現問題的孩童,容易暴怒、具攻擊性、不接受管教,可能因為「頑劣」行為在學校班上被貼標籤,甚至成為主流教育體制下的拒絕往來戶。

在英國一所特殊學校,對這類心智發展問題的學童既不是祭出懲罰,甚至不加以管束制約,而採用一套創新的課程,讓這些學童心智有重新成長發展的機會。

過動兒教不來? 英實驗小學新法見效

小學生調皮不乖,一般學校的做法是做出相對的處罰。從罰站、禁足,到嚴重一點的甚至停學退學。

不過,在英國赫特弗德郡一所實驗學校,管教方式卻是另闢蹊徑。

在海伍德林特殊小學(Haywood Grove School),他們鼓勵學童自我規範行為,解決自己的問題。

這裡總共42名學童,年齡從4歲到11歲。每個學生都有社交情緒和心智方面的困難,也都因為他們過去在校的行為,而被體制裡的正常小學退學、或瀕臨退學邊緣。(有近半數學童在進入海伍德林小學前,已經被3到4個學校退學。)

其中有些為自閉兒,有些則被診斷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(ADHD)。其中許多因為家庭的問題——如父母離異或家人死亡——而經歷到發展創傷。

大部分的學童社交與溝通技能有限,往往只能用發怒或暴力宣洩。

在來到這裡之前,他們的學校生活幾乎就是由一連串地處罰過程所組成。

不過,海伍德林的校長史密斯女士(Catherine Smith)說,這類的處罰不只沒用,更重要的是它沒無助於孩子理解自己的行為並加以改正。

史密斯說:「一般傳統學校的做法,是用懲罰和退學等規定來控制孩童的行為。但是,有問題的孩子更需要的是非懲戒性的教導方式。他們『頑劣』的行為,有很大部分是壓力和焦慮而引發的行為。我們相信,藉著降低焦慮和提供安全堡壘,我們有辦法來幫助這些孩子。」

史密斯認為,他們不採用處罰的方式,並不代表學校太軟弱。「我們與孩子的關係是最重要的,因為它等於提供了孩子們未來對外關係的藍本。我們給予他們更多的自由去探索自己的情緒和行為,好讓他們被改正。」

自從2013年來到這所特殊學校之後,史密斯校長和副校長克萊爾讓學校作風改頭換面。其中一個關鍵是學校裡採用了職業治療師布瑞瑟納克(Éadaoin Bhreathnach)所設計的「真當好課程」計畫(the Just Right State program)。這套計畫藉由活動和食物的設計,來幫助兒童學習如何對自己的情緒自我規範。這也是英國第一所把這套計劃完整納入課程的學校。

在學校裡,每個學童早上9點開始進行40分鐘的課程。在這段期間,他們如洗完澡一樣拍打擦拭自己的身體、滾動韻律球、爬高、吃餅乾或糖果。

克萊爾說,這套課程的理念是透過肢體的活動,讓學童進入學習的敏銳狀態。對孩子而言,一方面有助於他們安定,同時也可以讓他們的精神醒覺。爬高,對暴躁易怒的孩子有好處,因為爬的過程中,不容易生氣。用身體滾動韻律球,可以感受到身體上深度的壓力,感覺類似於擁抱。這對孩子們有安定的作用。

說到底,整個課程的目的,是要讓孩子知道這些活動可讓他們感覺良好。

這個課程每星期還有一個點心和聊天時間,食物也是課程的一部分。克萊爾說:「我們準備了不同的食物來幫助孩子自律。原則上是甜味、鹹味和溫熱香辣的食物有慰藉效果,柑橘類則代表提醒。嘴巴裡含著糖有安定效果,脆餅乾可以穩定攻擊性,咀嚼也有類似的效果。」

在這些課程中,孩子們可以談論他們的感受。他們控制情緒的能力則會得到大人的讚美。

這個課程裡也使用布瑞瑟那克的童書《怕怕幫》(The Scared Gang)裡的九個角色,來幫助兒童認識自己在面對壓力的方式,並提供其他較好的方式來處理情緒。

比如「警覺的旺達」(Wary Wanda)過度謹慎不時感覺自己面臨危險,「害怕的福瑞德」(Frightened Fred)代表驚嚇、大哭、或緊黏著人不放這類和恐懼相關的行為表現。據史密斯校長的說法,最受孩子們歡迎的角色是「逃跑的隆尼」(Run-Away Ronnie),他之所以逃跑,是希望大人們給予更多保護。

史密斯說:「當孩子們逃跑時,他們往往被認為是不乖想脫逃,不過他們真心希望的是大人找到他們,並關心他們。」

我覺得自己的角色像「愛睡的蘇」(Sleepy Sue)每當問題受不了時就會睡覺。在早上我用韻律球往前滾五圈,往後滾五圈之後,我會覺得平靜許多。
梅莉莎,10歲,海伍德林小學學生

我讀到「發火的福瑞妲」(Fired-Up Freda),她每次害怕時就會對其他人發火。她幫助了我了解自己的情緒,我因為愛生氣所以會來這間學校。我發怒時心裡感覺很不好。被我亂發脾氣的人,現在我在事後會寫道歉卡給他們。
卡勒布,九歲,海伍德林小學學生

設計這套課程的布瑞瑟那克接受英國《觀察者報》訪問時說,如今在英國、愛爾蘭、與澳洲的社工人員、遊戲治療師、和職業治療師同樣也使用這套課程。適用的範圍擴大到了青少年和成人心智科的醫療院所以及和監獄。

此外,海伍德林小學也應用到森林學校的課程。他們重新設計了校園,在池塘放置了一條小船,提供孩童平靜情緒的環境。同時,孩子們也透過戶外遊戲來學習,並接受遊戲療法和樂高積木療法。

如今這套課程進行即將滿一年,史密斯認為效果良好。她說孩童一開始因為有了更多的自由,表現似乎變得更差。不過接下來進步的情況非常顯著:學生們傷害行為減少、學童父母親參與情況改善、學習上也出現的進步。

史密斯說:「這個方式須要花較長的時間。不過就未來人生機會的角度來看,這些孩子們再大一點時將可以幫助自己。目前我們的教法也許不尋常,不過越來越多人已經意識到,我們或許正朝著對的方向。」

參考資料:

How a pioneering school helps excluded children control their rage(Guardian)